解局 | 首创钜大奥莱深水区

观点地产网

2020-08-02 22:14

  • 首创钜大要实现它的“奥莱梦”,仍然任重道远。

    观点地产网 “首创钜大的愿景是成为中国最大的奥特莱斯运营商,我们的对标企业是美国的西蒙公司,西蒙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奥莱运营商。”

    对标美国商业地产霸主的首创钜大,在2017年提出做到“中国最大”的目标。

    如今三年时间过去,首创钜大在全国累计开业12个奥特莱斯项目,从项目数量来看,首创钜大做到了“中国最大”。

    但对商业地产而言,收益或许比开店数量重要一些。

    7月30日晚间,首创钜大公布2020年上半年盈利预警,预计录得净亏损不超过1.2亿元,而2019年同期的净利润约为2270万元。

    对于出现亏损的原因,首创钜大在公告中称是“结转收入减少、疫情影响等因素”。

    2020年,新冠疫情爆发确实为商业地产运营商出了一道天大的难题,加上企业本身的运营策略、布局思路,也是拖累首创钜大的原因之一。

    从业绩与评效方面来看,首创钜大要实现它的“奥莱梦”,仍然任重道远。

    亏损1.2亿

    奥特莱斯诞生在美国,与今天相比,最初的奥莱就是“工厂直销店”,专门处理工厂尾货。后来,慢慢形成类似Shopping Mall的大型购物中心,并逐渐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零售业态。

    凭借“大品牌、小价格”的优势,奥莱模式受到了很多消费者的欢迎,中国地产商也早早嗅到了其中的商机。过去十余年,奥特莱斯综合体在全国各地开花结果。

    首创钜大是国内发展奥特莱斯项目的标杆企业之一。

    自2013年首个奥特莱斯项目开业至今,首创钜大在这个行业当中摸索了七年时间,但在这场漫长的零售战争当中,首创钜大似乎进入了深水区。

    据观点地产新媒体获悉,2020年上半年,首创钜大预计实现归母净亏损不超过约1.2亿元,而2019年同期的净利润约为2270万元。

    该集团在公告中透露,亏损主要由于2019年上半年以济南奥莱为代表的物业销售收入实现结利,而2020年上半年该集团项下可结转收入的可售物业项目大幅减少,物业销售收入同比减少约92%。

    同时,受年初公共卫生事件影响,奥特莱斯店铺业绩下滑,今年上半年投资物业收入同比减少约16%。此外,首创钜大为提升资金流动性,积极开展各项融资活动,导致上半年财务费用同比增长约30%。

    “疫情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,年初的时候,为了控制疫情蔓延,一些商场业主和零售商主动缩短营业时间或暂停部分门店的营业。”分析人士提到,除了实体商业受到直接影响外,由于缺少场景,线上商业同样受到波及,对商业地产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。

    事实上,受疫情影响,大部分商业地产运营商上半年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。其中,九龙仓置业中期股东应占亏损44.54亿港元,同比减少近115亿港元;首商股份中期归母净利亏损最少9千万。

    但上述分析人士也表示,疫情是一方面原因,首创钜大本身的经营模式和投资结构也是造成亏损的重要一环。

    艰难奥莱梦

    最早将奥特莱斯概念引入中国的并非首创钜大。

    早在2002年,北京燕莎奥特莱斯购物中心开业,这是国内第一家奥特莱斯业态的购物中心,首创钜大的故事要晚十多年。

    2011年,首创置业成立商业地产发展事业部;2015年,商业事业部正式更名为首创钜大,成为首创旗下发展奥特莱斯、城市核心综合体及创新业务为主的商业地产平台。

    更名完成后,首创钜大一直受困于首创置业的同业竞争问题。

    据悉,2014年,同在港股上市的首创置业及首创钜大,订立不竞争契据,双方以地域为界限避免业务重叠,但这样的规定实际上对双方的发展都造成了约束。

    2016年,首创置业、首创钜大再度签订契据,主要更新内容为首创钜大奥特莱斯业务将不再限于17个城市,但这专指奥特莱斯业务。直到2018年,双方才取消地理划分的安排。

    事实上,由于过去几年的地理限制,首创钜大规模扩张或多或少受到影响,在项目选址与布局上也十分局限。

    当首创钜大困守17个城市时,国内其他奥特莱斯运营商早已全国扩张,其中包括燕莎集团、王府井、杉杉集团、砂之船等老牌奥莱运营商,他们不存在类似首创钜大的限制,拥有更多的选择权和话语权。

    这也就意味着,首创钜大一方面要承受内部同业竞争的限制,另一方面要抵挡外部的竞争,犹如腹背受敌。

    反映到数据上,首创钜大近五年营收增幅不断下降,净利润也在不断减少。

    数据来源:企业财报、观点指数整理

    借壳上市后,首创钜大2015年业绩实现了较大增幅,录得营业收入8.94亿元,净利润6.31亿元,分别同比增长862.53%、1069.36%。

    2016年,营收增速降至11.64%,净利润则同比减少-63.98%至2.27亿元。至2018年、2019年,净利润甚至录得负值。

    分析人士表示,目前一二线城市购物中心已近饱和,竞争甚是激烈,而首创奥莱要承受的竞争压力自然更加巨大。

    事实上,奥特莱斯项目因为区位等原因,整体培育期较长,这就导致运营企业各项成本增加、资金回笼变慢。

    与此同时,首创钜大提出“5年20城”目标,希望加快扩张速度,这也导致企业的投资和各项支出不断增加。

    “净利润亏损和企业运营策略有关,投资结构变动、运营成本增加都会导致净利润下滑。”分析人士指出,企业应该注意投资结构的合理性和持续经营的能力。

    解局 | 从局外到局内,观察和解读行业、企业与市场的真实一面。

    撰文:龚丽欣    

    审校:徐耀辉



    相关话题讨论



    你可能感兴趣的话题

    商业地产

    奥特莱斯

    首创